磁州窑,你是我钟情的民谣

2018-09-20 15:53:38 来源:  评论:0 点击:  收藏
    几天前,朋友电话告知,从外地淘了几件磁州窑瓷器,想让我过去一起聊聊。我明白他的意思,既一同分享喜悦,又共同参悟真伪,以免“求错菩萨拜错神”。由于工作的缘故,只能凑了个周末才赴约前往。多年的好友,眼界的高低彼此心知肚明,摆上博古架的都是一眼货,尚有存疑的,我以为属于民窑自身的工艺特点,建议也上架,仔细揣摩、研究一段时间后再作定论。
    朋友收藏的瓷器中,磁州窑系的比例较大,器型、纹饰种类较之其它窑口的藏品要多,或许是机缘巧合,电脑里播放《鸿雁》的歌曲时,我的目光恰巧停留在一件刻有雁纹的白底黑花罐上,这种思想与目光的一致,让平日里本就喜欢哼唱民谣且对磁州窑瓷器情有独钟的我,有了瞬间的突发奇想——磁州窑无非是千年前一群有着民谣情结的热衷者,创造的另一种抒发情感的艺术形式。
    聊到民谣,总会想起某个时期,某个人唱的某首代表性的歌曲,表演的风格或亢奋激昂、悲壮苍凉;或缠绵悱恻、娓娓道来;或平铺直述、浅吟低唱;或清心淡然、婉约宁静——歌词内容涉及之广,大到信马由缰,任意驰骋;小到三俩好友相聚小酌亦或闲观蚂蚁搬家的童趣,大凡与百姓生活情感有关的,只要有感而发,就可以写点什么谱上曲,哼唱也罢,吆喝也罢,唱出来总要比憋在心里舒服。那些流传至今的是经典,尚有鲜为人知的以及消失在岁月长河中的当不计其数。
    一种是歌曲,一种是瓷器,两者看似毫不搭界,仔细揣摩,却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最大的的共性就是两者都是在一种几无约束的状态下,产生的对生命的渴望,生活的追求,自然的依赖,先祖的敬畏,宗教的崇拜,战乱的厌恶——的有感而发。
    “磁州窑是个筐,看不懂得往里装”,磁州窑自宋代出现,具有窑口分布广,产品种类多,延续时间长的特点。从釉色上看,主要有黑釉瓷、白釉瓷、酱釉瓷及三彩釉陶,从烧制品种及工艺上看,有白釉划花、白釉剔花、白釉蓝斑、白釉褐斑、白釉釉下黑彩、白釉釉下褐彩、白釉釉下褐彩划花、白釉釉下黑彩划花、珍珠地划花、绿釉釉下黑彩、白釉红彩、低温铅釉三彩等几十种之多。器表纹饰,多以软硬兼施的手法加以表现,软即以软笔在瓷器上书写绘画;硬即以金属刀具及石竹之类硬器刻划;另外就是刀笔互用,软硬兼施。器型种类多,日常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观赏陈设应有尽有,建筑构件耐人寻味,祭祀追古庄重典雅——至于器物图案,山水花鸟、翎羽走兽、神仙人物、诗词歌赋,内容丰富,叹为观止。若在众多信息中去对应某种民谣曲风,还着实让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想到总有几首钟情的民谣,也就有了些头绪——那是因为除了歌曲音符的鲜明个性外,更重要的是其中的某些叙述,触碰到内心柔软的地方,产生了认同与共鸣。
     磁州窑从整体来看,无论器型、纹饰大多属传统的制瓷工艺,属纯正的地方民谣,只有一少部分加入了些许异域风情的因素,与传统工艺略有差异,属于城市民谣中的新元素。正是因为这些新元素的介入,使得磁州窑这首千古民谣“有容乃大,千姿百态”。
    磁州窑,你是怎样的一首民谣?凭心而论,从来没有搞懂过,如果强迫自己从中找到些相关的对应点,我只能按自己的喜好做一次任性的定位。
第一首,【“天生我才”,民谣谱写的沃土】
    磁州窑对陶瓷工艺的一个巨大贡献,就是将“化妆土”运用到瓷器的烧制中。磁州窑主要分布于北方广袤的土地上,晋冀鲁豫地区窑口众多,形成了庞大的磁州窑系,这些地方的烧瓷原材料与景德镇的高岭土相差甚远,要用较差的瓷土烧出赏心悦目的瓷器,就要应用到这种专属磁州窑的“化妆土”工艺。在黑、灰、黄的瓷胎上,施以白粉状的“化妆土”,这种涂脂抹粉的修饰,将原本粗犷、率真的天性加以综合,让它具有更广泛的再塑空间,由工匠在一张张人为的白纸上,随心所欲的刻划、书写、绘画,若一曲曲纯粹的地方民谣,自由更加奔放,豪放有所内敛,粗狂不失细腻,淳朴透着热情,成为“一张白纸”好做画的民谣制造沃土。
第二首,【黑釉瓷盌,我喜欢你豪放的调调】
    黒釉瓷的生产历史悠久,最早的标本是镇江出土的东汉元光13年黒釉小罐,入宋以后,黒釉瓷器大量烧制,尤其是黒釉瓷盌,除家居日用外,大量使用于“瓦子”(旅店)、“勾栏”(歌舞场所)、“酒肆”。这种黒釉瓷盌用途多样化,既可盛食,也可饮酒,亦可品茗。我们最常见的是盌内底有一涩圈,那是为了增加产品数量,刮釉叠烧而成的,由于造价与官、哥、汝、均相差甚远,用起来也没什么思想负担,饿了用它盛饭,渴了用它喝水,有朋相聚,斟满此盌,自然是一盌通大道,两盌通自然。虽无“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诗情画意,到也不失“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慷慨豪放。大盌喝酒,大块吃肉,好不痛快。就在前不久,多年好友要去外地发展,我们相约地摊,吃着烧烤,先白后啤,就是用的这种黒釉瓷盌,肆意相碰,一饮而尽。记得中间有人用嘶哑的嗓子,唱过田震的《干杯朋友》:“朋友你今天就要走,干了这杯酒,忘掉那天涯孤旅的愁,一醉到天尽头——”至于跑不跑调,丢不丢词已没人记得,那种惜别的珍重,奔波的祝福都在这黒釉瓷盌里,此情此景,我应该把黒釉瓷盌归属到哪类民谣?冲着那一饮而尽的豪气,姑且就把它放到豪放类吧。
第三首,【盏色贵黑,我喜欢你淡然的味道】
     饮茶到了宋代,药理功用降低,以品茗论道为主,黒釉茶盏是更适合“斗茶”的一种饮茶盛具,亦可用于一般散茶冲泡使用。《宋史/食货志》“茶有二类,曰片茶,曰散茶------”。片茶是一种半发酵的膏饼,饮用前先把膏饼碾成细末放在茶盏内,沏以沸水,茶汤呈白色,而黑色茶盏更便于衬托白色茶沫的色泽,深受“斗茶”者的喜爱。“兔毫紫瓯新,蟹眼清泉煮”,这是蔡襄《茶录》中的诗句,前句指茶盏的品类,下句指用水的来源及沸水的状态。常见的黒釉茶盏有:兔毫盏、油滴盏、玳瑁盏、剪纸漏花、黒釉剔花、黒釉印花等品种。“三沸水”是陆羽在《茶经》中对水的要求。一沸,沸如点点鱼目;二沸,沸如涌泉连珠;三沸,沸如波涛浪鼓。沏茶最佳沸点在“二沸”与“三沸”之间,过则“水老,不可食也”。“蟹眼”应当是另一种沸水的状态。“清泉”则直白地告知用水的来处。“点茶”的技巧很重要,一般分五个步骤:“灸茶”、“碾茶”、“罗茶”、“候汤”、“熁盏”(沏茶之前把茶盏用滚烫的开水冲一下)。一切工作就绪,用沸水点沏,茶沫在滚腾中泛起茶沫叫“华”,盏中“茶花”久聚不散,凝白似雪者胜。虽为斗茶,动中有静,静以致远。“灸”的是青涩,“碾”的是贪念,“罗”的是世俗,“候”的是淡然,“熁”的是宁静,那久居不散,凝白似雪的茶华,恰是繁华落尽的“青青翠竹皆是真如,郁郁黄花无非般若”的境界,哲人品的是人生,佛家品的是空相,文人品的是风月,智者品的是仁义----禅一念,茶一味,千江有水千江月。盏色贵黑,在品茗中,吟一曲记忆,留一份真情。
黒釉茶盏你是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民谣。
第四首,【红绿彩,浓妆艳抹的喜庆】
    磁州窑系生产有一种具有浓郁乡土气息的“红绿彩”,称为“宋加彩”“金加彩”,它是一种低温釉上彩,它以红、绿以及少量的黄色颜料,在烧好的白色瓷胎上绘画图案,二次入窑以近800度的氧化气氛烧成。宋代以前,瓷器表面的纹饰主要用刀、模或其他工具在瓷胎上刻花、划花、印花或贴花,再上釉烧成。花纹透过釉层显示出来,大部分是一些简单的图案,且效率低。自磁州窑开创了用笔在釉上彩绘的方法,为陶瓷器的装饰打开了一个新局面,为后来“素三彩”、“五彩”、“斗彩”、“粉彩”、“珐琅彩”提供了借鉴。
     “红绿彩”中的绿彩,主要这色剂是铜元素,“制备绿料,一两铅粉中添加三钱三分卵石粉和大约八分到一钱铜花片”。绿中闪黄,是因为含有锑的缘故。红彩取材于“青矾”的矿物质结晶硫酸亚铁。将“青矾”煅烧、加工、去除杂质后,制作成“矾红”颜料,也叫“抹红”。
    大红大绿的搭配,看上去似乎不太雅致,有人会说有点“疙撩”或“菜”,正是这种“疙撩”是民间喜庆的色调,逢年过节,洞房花烛,金榜题名,贺寿添子那个不喜欢这份“热闹”。绚丽的色彩,充满吉庆的浪漫,大俗方能大雅。不妨任性一回,任性的来一次随心所欲的服装搭配;任性的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第五首,【风姿卓越,鲜明的民族特色】
    在磁州窑系的瓷器中,鸡腿瓶和鸡冠壶这两件瓷器让人过目不忘,那是因为它们的造型独特。两件均为辽代契丹人所造,这与契丹族生活习惯有关。对于游牧民族的契丹人而言,鸡腿瓶设计的初衷是为了便于运输和储存水的工具,修长的瓶身,小口,短颈,硕肩,细足,旋纹布满全身,是为了便于携带,即使在奔驰的马背上,瓶内的水也不易溅出。鸡冠壶,亦称“马镫壶”、“皮囊壶”,是仿契丹族皮囊容器烧制而成的,用于装水或酒的容器。这种由瓷器的仿制皮囊壶,有着鲜明的民族原色和浓郁的民族情感,正是因为这种带有浓郁文化气息的民族特色,才让我们真切地领略到一个民族鲜活的真实性。《辽史、营卫志》“随水草就畋猎,岁以为常”。天苍苍,野茫茫,逐水草而迁徙的奔波,瓷器让短暂的安居有了炊烟袅袅,这一缕烟火曾经弥漫于属于它的历史天空。“占得高原肥草地,夜深生火折林梢。”这是辽代赵延寿《塞上》诗中的两句,岁月悠长,雄浑辽阔,天似穹庐,笼盖四野。此刻若高歌一曲,定然是“念天地之悠悠”的千古绝唱。
第六首,【诗词书画,热闹的民谣串烧】
    磁州窑瓷器上的纹饰大致分两种:一为取材于民间喜闻乐见的图案,从天上飞的到地上跑的,从植物到人物应有尽有,如缠枝花卉、祥云游龙、奔马跃兔、芦雁飞鹤、游鱼虾蟹、小鹿奔跑、喜鹊跳跃、大雁翱翔、鸳鸯戏水、孔雀开屏、梅兰竹菊等。刻画人物的有,童子捧莲、童子放鹅、童子钓鱼、孩儿比武、小儿蹴鞠、柳荫读书、柳荫观鱼、拜月望月等,每一种纹饰似乎都能想起一首民谣,从游鱼到大鱼海棠、从游龙到中华龙、从大雁的鸿雁、从望月到月亮圆、从童子到小儿郎、从飞鸟到一只小小鸟——人们会依据个人对生活的经历与感悟,联想的属于自己的民谣。二为文字图案,题写诗词、谚语、联句、警语,常见有宋、金、元时期词牌或曲牌。《满庭芳》、《朝天子》、《普天乐》、《阮郎配》、《水龙吟》等。其中有一曲书于瓷枕上的《朝天子》耐人寻味。“左难右难,枉把功名干,烟波名利不如闲,到头来无忧患,积玉堆金无边无岸,限来时,悔已晚,患病过关,谁救得贪心汉。”这让人想到一档节目《经典咏流传》,一首首词牌、曲牌,不就是来自于远古的民谣。还有那些警句:“有客问浮世,无言指落花”,谚语:“众中少语,无事早归”,若编入现代民谣,想必也会广为流传,经久不衰。
    磁州窑的产生,有着普通人的浪漫情怀,看似率真无忌,却是张弛有度,繁中有简,简而有度,娴熟却不妩媚,粗犷亦不低俗,淡中透静,素中透雅,包罗万象,应有尽有。磁州窑是北方最重要的窑口,一直延续到明清,人们把北方广袤土地上烧造民间用瓷的窑口,如;河北的彭城、邯郸,河南的鹤壁、当阳峪、扒村、登封、密县、鲁山,山西的介休、霍县、浑源,山东的淄博,赤峰的缸瓦窑,以及南方的江西吉安吉州等,统称为磁州窑系,这个庞大的民窑序列,所创造出的每一件瓷器,都是一曲无声的民谣,流传千古,传唱至今。
 
    ——磁州窑,你是我钟情的民谣。
                                                                                                                                                      张士国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供读者参考。

关于 民谣

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旧版回顾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供读者参考。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大河新乡网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