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的人生最动听

2019-08-05 09:42:33 来源: 新乡日报 评论:0 点击:  收藏
奋斗的人生最动听 
——记封丘县王村乡小城村党支部书记郭祖良
 
郭祖良(左)和种植中药材的村民研究药材的长势。
记者吕达摄
 
(记者刘军旗)
 
    小城村的清晨,是在一片繁忙中醒来的。
 
    4点30分,郭祖良在微信群里敲出三个字:起床啦!几分钟后,村西北1300亩的中草药基地里,已是干劲冲天。
 
   日头越爬越高,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看着脚下的蒲公英、菊花、地黄郁郁葱葱,一张张黝黑的面庞仰天露出欣喜的容。
 
   不到5年时间,因郭祖良的归来,更因他的带头干,小城村的故事越来越动听。
 
生意再大,也要回家
 
   车过封丘县城,一路北去5公里,就到了王村乡小城村。
 
   一切又仿佛回到了20多年前。
 
   20来岁时,郭祖良就已经是远近有名的“小能人”,每到庄稼收割的季节,他挨家挨户收粮食,整天一身土,没日没夜地干,脖子上挎个包,一个人一天过磅20万公斤,一年收入二三十万元。
 
  “那时候年轻,也不知道累,把本地的粮食卖出去,还南下贵州、北上东北跑运输、组织货源。”郭祖良回忆。
 
   30岁那年,小有成就的郭祖良开始转型,在郑州开酒店、做工程、办传媒公司,很快买了房、安了家。弟弟、妹妹也都在郑州,兄弟姊妹都住在一个小区,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很惬意。
 
   尽管那时候他已经是村“两委”的一员,平时村里遇见难事,也慷慨解囊,但毕竟生意在外,难以全身心投入。“从2008年到2014年,只有村委会,班子不健全,可以说是乱、弱、散,多年选不出村党支部书记。”郭祖良回忆。
 
   2014年年底,王村乡党委再三邀请郭祖良回村,力荐其为村党支部书记。夜深人静,郭祖良悄悄告诉了妻子,对方没有作声。他又征询同乡群众意见,得了个“村里那么乱,无论谁干,也干不成啥”的结论。
 
  作为一名有近10年党龄的共产党员,一时间,郭祖良一遍遍地问自己:当初入党是为了什么?仅仅图个名声吗?党员不是荣耀。沾什么利吗?更不是。他想起了当过兽医、在方圆几里很有名气的父亲的一句话:无论做啥事,光考虑个人得失干不成。

   第二天,他拨通了老父亲的电话,老父亲沉默片刻,然后说了一句话:给你三年时间!
 
   三年?电话那端的郭祖良有些惊讶,但瞬间又明白了其中的深沉嘱托。
 
   转让了生意红火的酒店,叫停了热火朝天的工程,郭祖良从郑州安逸的小家,回到了小城村这个大家。
 
   一组组镜头记录了当时回村的镜头。车子在村里转了一圈又一圈,从主街道到背街小巷,到处都是水坑,还磕了几次底盘。郭祖良找了个稍微高一些的地儿,让其他人先下车,然后调了车头,自己才踮起脚尖下了车。
 
   “我要看看三年到底能干些啥,小城村三年能变啥模样!”至今,这组照片不仅保存在郭祖良的手机里,还在村“两委”办公室时常播放着。
 
   人回来了,但几乎一穷二白。村“两委”没有办公地点,村里就一个农家书屋,一张课桌、三把椅子,堆满了灰尘,结成了蜘蛛网。
 
   郭祖良打开了自家的院落,把这个9年没有进门的家,当做了村“两委”临时办公点。接着,做的第一件事,自掏腰包买了8个大喇叭,跟村民一起分别安装在四个不同的方向。
 
   “郭书记,弄这玩意儿干啥?”有人不解。
 
   “傻小子,打仗没有武器能打赢吗?这是宣传党的好政策、发动群众的武器!”郭祖良边下梯子边说。
 
   喇叭一响,沉寂多年的村庄,便有了无限生机。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郭祖良琢磨了一番,还是先从电和路着手,“没有光,群众生活不踏实,走路也不稳当啊!”
 
   他又一次自掏腰包,改造了村里的供电设施,安装了路灯,硬化了村里道路。
 
    群众吃水还有问题。郭祖良带着党员群众,天天泡在工地上,硬是把自来水接到了每户村民家里。看着儿子和乡亲们一起没日没夜地干,老父亲很欣慰,更有行动,在村里支了个大锅,天天给他们做饭熬菜。
 
   干一件,成一件,接着再干。不停歇的郭祖良,劲头更足了。
 
“群众不富,不是好干部”
 
   2015年,精准扶贫攻坚战打响。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封丘县,开辟六大战区,以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气概,集中攻克贫困这个“山头”。
 
   那时,过惯了城市生活的郭祖良,甚至还不知道啥是扶贫、怎么扶贫。一天中午,上级召开紧急会议,面对提问,郭祖良对村里有多少贫困户答不上来,身上出了一层汗。
 
   回到村里,他边啃烧饼,边查看台账,一摸底儿,吓了一跳,连族内的叔伯兄弟家还是贫困户,也有的人员不该在列。烧饼扔在了一边,紧急开会,“要想精准扶贫,首先得筛一筛,过了精准识别这一关”。
 
   “在农村,不管啥会,得公开公平公正,不能光找跟自己对劲的人来开。”郭祖良与村“两委”干部、党员代表和村民代表,一起商议,一起决定,该扶的一个不能少;不该进入的,谁也不行。
 
   曾有一段时间,郭祖良早晨从郑州开车往村里赶,中午简单扒拉一碗面条又赶回去,往往人刚到黄河边,那边电话来了,村里扶贫的事儿扎堆。
 
   父亲说,干啥事儿,不能半途而废。要干,就踏踏实实地干,干出个样子来。
 
   经过这一次,他真正明白了精准扶贫的重要性、紧迫性,彻底把一年四季的衣服带回了小城村,真正融入了故土。
 
   小城全村316户,2016年建档立卡贫困户达89户,目前还有5户群众没有脱贫。村里有耕地1650亩,以前靠种玉米、小麦,老百姓收入低,脱贫难度大。让乡亲脱贫、走上富路,并非易事,但只要一锤接一锤地敲,没有实现不了的道理。
 
   深夜,郭祖良躺在小时候的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他想起了一个人——臧云彩,河南中医药大学教授,业务精湛,更有家乡情结。他还迸发出一句话:群众不富,不是好干部。
 
   第二天,他一方面联系臧教授,一方面请人把这句话刻在了村里最醒目的位置,以时刻警醒自己。
 
   “俺村得脱贫,臧教授,您得多帮忙。”
 
    “中药材可是宝啊,一亩药材,十亩田!”郭祖良一脸兴奋,随即开现场会,发动群众报名。贫困户郭祖彬第一个报名。
 
   4月,是种地黄的最佳季节。眼看小麦长到腿窝了,首批报名者谁也舍不得铲麦子。作为村支部书记,郭祖良压力更大,“万一种不成,咋有脸见乡亲?”他再次召开大会,算了一笔账:一亩麦子净收成几百元,而一亩药材纯收入四五千元。就说这地黄吧,种多种少是自己的,万一赔了,我个人补贴麦钱!
 
  “书记会坑咱?”“他扔了生意,从郑州回来,人家图个啥?”郭祖彬顶住村民议论、老伴数落的压力,种了4.5亩地黄。全村种植户由50户变为了10户,亩数由120亩减到了50亩。
 
   他带着村“两委”做通村里致富能手郭敬党的工作,成立封丘县小康种植专业合作社,探索“村党支部+专业合作社+贫困户+保险公司”运营模式;与安徽企业达成协议,以自己的企业为担保保障贫困户按期收益,让农民吃上定心丸。如今,合作社成员已经发展到200多户,流转土地近1300亩,“越种越多,像滚雪球似的”,许多村民尤其是留守妇女不用出村,就能在家门口打工挣钱。
 
“‘一碗水端平’,群众才服你”
 
   基层尤其农村工作不好干,成为普遍认知。尽管也有这样那样的困难,但郭祖良更认为,做群众工作得讲大道理,干部要带头,做到“一碗水端平”,群众才服你。这其实就是方法论的问题,有了这些,再难的工作也不再难,越干越有劲儿,越干越体现人生价值。
 
   他的工作方法是,以身作则,把队伍带起来;定规矩,把文明乡风提起来;共同致富,把产业强起来。
 
  “你看,我们的干部有多拼,大晌午头还在义务干活。”郭祖良指着百米开外的田地动情地说。那是村“两委”干部郭祖尚正开着除草机,清理合作社田地的杂草,头顶是焦灼的日头,身后一片葱绿。
 
   小城村村“两委”有7人,其中1人是后备干部,他们大多比郭祖良年轻。作为村支部书记,郭祖良的工资比他们都高些,但村里公益事业需要花钱,都是他自个儿掏腰包,工资发下来,他又匀给其他干部。
 
   在一些地方,闲暇时候,聚众打牌、喝酒乃至闹事的现象时有发生,盖新房、办红白事相互攀比。之前的小城村也不例外。
 
   郭祖良先给村干部开会:“我保证不进牌场,你们谁也不许去。当干部不带头,群众谁听我们的?”
 
   教育干部,同时尊重老党员。每逢开会,郭祖良先传达上级精神,鼓励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但批评人也毫不留情面,不搞背后乱说乱做那一套。村里有了急事、难事,他总是到老党员家里,听一听建议,学一学经验。
 
   这几年,小城村慢慢富了,每年盖新房的有一二十户。村“两委”出台村规民约:房子只盖8米高,统一样式和色调,院内地面不能超过门前路30厘米,谁也不能超。新房盖好一周内,房前屋后的垃圾要清理干净。村里办丧事,本村人不能送鞭炮,不制造污染。
 
   “之前有的群众,盖了两层还想着盖三层四层,在农村盖那么高干啥?浪费不说,还形成攀比。统一定个规矩,给有钱人省个钱,给没钱的下个台阶,为小城村赢得好民风。”郭祖良说。新规定实施以来,大家都很赞同。
 
   集体空,没人听。为了做大做强集体经济,不断拉长产业链条,增加产品附加值,村里的合作社由最初的直接销售,逐步对中药材进行初加工。目前,小城村生产有蒲公英茶、菊花茶等产品。在市委主要领导的有力支持下,小城村成功争取到省财政厅投资2500万元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项目。
 
   68岁的贫困户郭文省老人,大半辈子没有存过款,现在银行存折上的钱,够吃够喝够养老。识字不多的他,在院墙上写了“共产党万岁”5个字。
 
   “我们聘请了河北设计专家,科学谋划了田园综合体项目,以千亩中药材花期观赏为景点,建设中药材特色旅游小镇,建设研学旅行基地,传播中医药文化,打造‘养生小城’,使‘三产’同步,‘三生’融合发展。”提及未来的小城,郭祖良信心满怀。
 
   让群众心服口服,还要公开公正,关键要规范运行好村级“小微权力”,让其有范围、有约束、有监督、公开透明。为此,他带领小城村的干部群众,通过公开亮权、严格控权、阳光晒权,让村民们实实在在地参与到对党务、政务、村务中去,消除群众的疑虑,化解各种矛盾,调动群众参与村中建设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促进村内各项事业繁荣发展。
 
    现在的小城村,村支部就是村民的主心骨,就是干部的指挥部,群众对支部有感情,支部在群众中有威望。村里大事小事,首先要看村民是不是满意。从发展中草药种植到旧村改造,从养生小城建设到发展田园综合体建设,都是村支部先拿主意,交由群众讨论,征求意见到户,思想工作到人,正因为认识一致、思想统一,大家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干劲十足。
 
  看似一幅画,听像一首歌。古色古香的小城村,渐渐舒展出美丽的画卷。若是你到小城来,收获一定特别多。
责任编辑:易树功

关于

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旧版回顾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大河新乡网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