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遂 只为看他最后一眼,千余名百姓自发前来

2018-08-08 09:05:36 来源:  评论:0 点击:  收藏
  2018年6月4日,一个普通的周一。从未有“早高峰”一说的千岛湖,导航地图上却罕见地出现了“红色拥堵”,那是通往淳安县殡仪馆的路。

  5月31日,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鸠坑乡党委委员、人武部部长徐遂,在公务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不幸遇难,年仅36岁。

  闻听噩耗,十里八乡的老百姓举着自制的悼念牌,坐一个多小时的大巴赶来,只为见他最后一面。

资料图片:徐遂追悼会现场

  翻开徐遂的履历,2001年考上浙江工商大学,毕业后回老家淳安工作,看上去是名再普通不过的基层乡镇干部。为何他的离世,如此牵动人心?

徐遂(左二)走访农户。图片来源:浙江在线

  百姓说——

  拿着柴刀开荒种茶 他把茶园当成家

  6月4日,鸠坑乡翠峰村茶农陆发田,早上7点多就赶到了追悼会现场,默默站在悼念厅门口,为每一位入场者分发小白花。他说,只有这样做,自己心里才会好受些。

  徐遂去世前的最后半天,就在陆发田家中。

  “他一直在和我聊,怎样把茶叶名气做大,可一转身,他却走了,我还没来得及回复他……”想起徐遂那兴致勃勃的劲道,陆发田红了眼眶。

  2015年,徐遂从浪川乡调任至鸠坑乡担任党委委员、人武部长,农业是他主抓的工作之一。

  当时的鸠坑乡,刚刚入选杭州有机茶叶小镇试点,但茶叶的市场知名度并不高,亟待转型升级。徐遂一到岗,就被压上了重担。

  仅普及有机茶种植这一项任务,就有600多位茶农要服务,6家茶厂要改造。

  怎么干?

  “他就是这么一家一家茶农走过去,一个茶园一个茶园看过去,几乎把我们的茶园都当成自己的家了!”

  茶农管利民告诉记者,他常常在天黑的时候碰到徐遂,“他拎着一堆宣传资料,挨家挨户上门,跟你讲不要打农药,跟你讲怎么样有机种茶,一讲就是半小时。”

一位村民得知徐遂去世后,拿着照片痛哭流涕。图片来源:浙江在线

  73岁的万历耕见人就说徐遂的“好”:“我身体不太好,有一次采茶时节,我家山上的茶叶来不及采,正巧他在村里走访,听到我唠叨了两句,结果下班后就上门来帮忙了,整整忙了一晚上。”

  陆发田还清晰地记得,为了开发一处800米高的荒山种茶,徐遂拿着柴刀亲自上山砍灌木,等到从山上下来时,腿上尽是被划伤的印痕……

为了开发荒山种茶,徐遂(右)一天两次徒步上山。图片来源:浙江在线

  如今,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鸠坑茶已成功创建成为淳安首个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产品。

看到一位村民摔倒,徐遂(右)赶忙去扶。图片来源:浙江在线

  而在这两年多时间里,鸠坑乡村民们印象中的徐遂,还不仅仅与种茶有关。

  在追悼会现场,几乎每个人能随口讲出两三件徐遂“顺手”办了的“小事”。

  比如,给村民打电话发现停机了,顺手给对方存进50元;村民不会打字,更不懂怎么办营业执照,他全程跑腿代办;村民发展产业受限于交通,他跑部门“讨”来15万元修路……

  事情不大,但点点滴滴,都记在老百姓心里。

  而今,斯人已逝,幽思长存。

  同事说——

  大雨中被“骂”两小时 他依然笑脸迎人

  沉重的哀乐响起,与徐遂共事了5年的浪川乡同事鲍善平低下了头,手里拿着的自制悼念牌格外显眼,上面写着“党的好干部,人民的贴心人”。

  他说:“徐遂这一辈子,就像‘白开水’一样低调。但今天,我希望有更多人知道他的名字。”

  从2005考进基层公务员至今,徐遂13年的基层公务员生涯清晰的分成“浪川乡”和“鸠坑乡”两段。尤其在浪川乡,他一待就是10年。

  6月4日当天,徐遂昔日的分管领导、时任浪川乡副乡长王伟霞特地请假赶来,抹着眼泪,送昔日的下属最后一程。

  在她眼里,徐遂是个“绝对靠谱的男人”,似乎只要有他在,任何艰难险阻都能克服。

  如此“夸张”的印象,不是没有由来的。

徐遂(左二)正在认真记录农户提出的困难。图片来源:浙江在线

  在浪川乡,徐遂很长一段时间里的主要工作任务,就是征地,为产业发展腾出空间,在地域广袤且人情关系复杂的农村,谁都知道,这是最难啃的“硬骨头”。

  “有一次征迁,遇到89户人家拒不签约,大家都气馁了,徐遂却不肯放弃。他帮农户们采桑叶、喂蚕、打油菜、一边干活一边和他们聊天交心。常常走访到凌晨两三点,午饭吃泡面是常态。”

徐遂(右)为易坍塌路段种上树木。图片来源:浙江在线

  “有一天暴雨夜,听说一户外地打工的夫妻刚回家,我们和村干部赶紧上门对接签约,两夫妻黑着脸就是不开门,把村干部都骂走了。只有徐遂全身湿透地在雨里站了两个半小时,农户打开门那一刻,他仍然笑得一脸和气。”

  “还有一次,为了做一个农户的思想工作,徐遂在他家里坐了整整一天,一亩方方正正的地,徐遂不厌其烦地应村民要求,前前后后量了七遍,从早上七点折腾到第二天凌晨两点……”

资料图片:徐遂(右)工作照

  最难的征迁任务,就是在这样的坚持下顺利完成的。

  这份执着的“钉子”精神,不是徐遂的偶尔为之,而是工作常态。

  时任浪川乡副乡长的汪家富告诉记者,徐遂2005年参加工作的第一天,就是他接待的。“第一天上班,他看到保洁员忙不过来,很多地方的卫生还未打扫好,便起早义务帮忙清扫大院。”汪家富以为这只是“新人”的表态,却不料他一扫就是10年,一直坚持到他调任到鸠坑乡工作。

  “徐遂这一辈子没有什么丰功伟绩,就像别人说的那样,他就像是一杯‘白开水’,但恰恰是这杯普通的‘白开水’,最解渴!”

徐遂生前工作过的办公桌。图片来源:浙江在线

  妻子说——

  他此生没有宏图大志 只想当好人民的“兵”

  位于鸠坑乡政府三楼楼梯口的第一个房间,是徐遂的办公室,从2015年调来至今,他一直在这里工作,桌上最显眼的地方摆放着三张照片:一张是三口之家的合影,一张是儿子“跳跳”的婴儿照,还有一张,就是徐遂自己的“军装”(人武部的制服,很像军装)照,而他的遗像,同样是一张“军装”照。

徐遂与家人的照片 图片来源:浙江在线

  追悼会现场,徐遂的妻子孙彩凤哭得撕心裂肺。直到这一刻,徐遂的很多朋友和同事才发现,原来徐遂隐瞒了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真相”——

  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子弟,父母均没有工作,且母亲因为脑溢血偏瘫多年,当天是坐着轮椅来到追悼会现场;

  他的妻子孙彩凤是余姚人,因为徐遂常年工作不太着家,她忙于照顾老人孩子,一直无法工作,全靠徐遂一人养家;

  他们家住千岛湖县城,一家人住在不到80平方米的房子,仍有近十万元的房贷没有还清;

  但这些,徐遂从没有向领导、向同事露过一个字、叫过一声苦,没有向组织上提过任何要求。

  孙彩凤觉得,这和丈夫的“理想”有关。

  “徐遂这一辈子,没有什么宏图大志,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当兵。当年他考大学读的专业,就是人民武装专业,大学四年,虽然不算军人,却全部接受军事化管理和训练。”

徐遂被评为“浙江省优秀农村工作指导员” 图片来源:浙江在线

  所以,他总是起得特别早。大学里是早睡早起,工作以后是晚睡早起。

  所以,他总是很执着。不管目标有多远,不管过程有多辛苦,先干了再说。

  所以,不管家里有多难,他从不向组织提要求,只会在回家休息的时候,拼命帮妻子干家务。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在孙彩凤眼里,丈夫一直以这样的标准要求自己,“无论大事小事,无论到了哪个岗位,他都是埋头干活,从不抱怨。”

8岁的儿子跳跳模仿爸爸敬军礼。图片来源:浙江在线

  而在仅有的与家庭欢聚的日子里,徐遂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带儿子跳跳出去玩,去图书馆、电影院、游乐场……然后,不知何时,教会了8岁的儿子行标准的军礼。

  “他总是说,希望儿子长大后能当兵。”孙彩凤说。

  而他自己,就是用自己36年的短暂人生,当好一名人民的“兵”。

责任编辑:

关于

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旧版回顾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大河新乡网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