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河流——一个抗洪救灾专题片制作人的手记

2016-08-17 16:27:05 来源:  评论:0 点击:  收藏
  生活中的河流
 
  ——一个抗洪救灾专题片制作人的手记
  7月9日凌晨3时起,持续6个小时的暴雨袭击了新乡,市区平均降雨量超过400毫米,整个市区一片汪洋,历史上最大的暴雨灾害席卷了新乡。对于地处位于凤凰山麓和南水北调工程排洪口的河南省平原监狱来说,这是一个悲壮的日子,受暴雨和山洪双重肆虐,监狱有三处围墙被冲塌,洪水从撕裂的豁口处奔涌而下,瞬间席卷了整个监狱和家属区……
 
  7月10日,也就是洪水过后的第二天,我正带领服刑人员挽着裤腿在车间清理洪水过后留下的污泥时,接到监狱领导命令,让我赶赴省监狱管理局制作反映驻新乡六所监狱抗洪救灾的纪录片。说实话我毫无思想准备,也没有制作重大突发事件题材的经验,匆忙收集了当时仅有的一些影像资料,背负着平原人的感动与期望,带着一丝忐忑,赶赴郑州。
 
  十几天似乎转眼过去了,纪录片已经完工,合上电脑,但满脑子的思绪仍浮想着那些抗洪抢险的画面,一幕一幕,如响彻时空的音符,激越、清新而跳动不息。
 
  在制作片子的日子里,当一遍遍审视那些令人血脉贲张的镜头,我的心就再也没有平静过。疲惫与亢奋交织,渴望与感动萦绕,尽管我也是那场抗洪抢险斗争的目击者和参与者,但重新回味和思考带给我的是另外一种不同的感受,一种俯察天地之大和洞悉人性幽微的心灵静修。
  我一直在想我应该写点什么,告诉他人我身边存在着这样一群人,一群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在默默无闻、朴素平静的外表下,竟蕴藏和奔涌着熔岩般的能量,在被需要而触发的那一刻,迸发出摄人心魄的精彩,点亮生命的天幕。
 
  当灾难来临的时候,是什么东西赋予他们这样的力量?是什么东西让他们以超乎人本能的力量去完成前所未有的壮举?
 
  滑动镜头,从新审视着我身边的人,我不断被自己朝夕相处的战友感动着,仿佛有什么东西戳中了内心最柔软的部分,眼圈温热,泪点止不住地洒下,就像镜头中的山洪突然暴发。
 
  我和很多警察一样,洪水肆虐的巅峰时刻没有在第一现场。当我们涉水步行四个小时从市区赶赴到监狱的时候,满眼是洪水过后狼藉遍地的凌乱与平静。如果没有监控画面或者当时仅存的视频资料,我们无法想象彼时场景的惊悸、震撼与悲壮。
 
  “凌晨四点,一阵急促的电话把女警蔡声湘从睡梦中警醒,电话是母亲打来的,伴随着母亲特有的焦急颤音。
 
  “妞,你不是会游泳吗?”
 
  “会”
 
  “你是党员吗?”
 
  “是”
 
  “那好,住在前排低洼处的张新平大爷家的保姆,给我打电话说她家被水淹了,你赶紧去救他们吧,再晚她们就可能会被淹死了。”
 
  电影台词般的简短对白,出现在蔡声湘与母亲的对话里。暴雨中夹杂着隆隆的闪电。没有犹豫,瘦弱的蔡声湘在向监狱值班领导于俊杰汇报后立即展开抢险救人。她马上联系到居住在附近的女警银慧云和儿子银璐,然后义无反顾地冲进大雨中。此时的洪水已经漫到了蔡声湘的胸口,每挪一步腿都不听使唤,好像要被巨大的激流冲走。就这样她和闻讯赶来警察一起,逐户搜寻被洪水围困在平房和一楼内的孤寡老人,前后往返三次,共救出七位被困人员,其中年龄最大的离休老干部胡卫平,已经年届九十岁高龄。
 
  如果没有事后那一张模糊的照片,我想我永远无法想象出当时的场景。在晦暗的雨幕中,蔡声湘和银璐手搭手连抬带抱拱卫着半身不遂的胡卫平老人,就像怀抱着一个孱弱的婴儿,在齐胸的洪水中摸索前行。
 
  暴雨、洪水、湍流、老人以及娇柔的女人。
 
  画面强烈的反差顷刻间颠覆了之前我对蔡声湘娇小的印象。那是一种怎样的力与美的渲示!
 
  我想象不到,如此瘦弱的她是被一种怎样的力量驱使着冲出家门,走进时刻潜伏着危险和不测的滔滔洪水中。她有没有想到过此时身在监狱里面值班的丈夫对她的担心?她有没有想到曾经做过大手术的她本身也是家人的牵挂?
 
  当那一刻来临的时候,她也许来不及想那么多,或者根本想也没想,也或者仅仅有个微小的念头一划而过。总之,“救人”的执念盖过了一切。我想。
  在制作纪录片的过程中,遇到最多的是监控下副监狱长于俊杰的画面。在灾难发生的7月9日凌晨,他是监狱的值班领导。
 
  当夜密切巡视着雨情的于俊杰,第一时间向党委书记、监狱长杨志谋汇报了险情,并马上启动抗洪应急处置预案。短短5分钟内,监狱警察、防暴队员和武警官兵持枪在围墙倒塌处上岗,用“人墙”守卫住监管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在狱内积水深度达到1.5米,两栋老监舍楼正承受着洪水无情的冲击、形势异常危急的时候,他下令把500多名罪犯紧急转移到安全地带。
 
  面对历史罕见的特大暴雨袭击,平原监狱在这次抗洪抢险中没有出现群众伤亡事故,没有发生罪犯爆狱,没有发生罪犯脱逃事件,在灾害发生时最关键的几小时,于俊杰像一面巍然不倒的旗帜耸立在风口浪尖上,作为主心骨冲在最前线指挥着一百多名警察职工进行抗洪自救。
 
  河南省平原监狱围墙倒塌处向南三十米处,是生活监区的几十名罪犯正在做饭。与围墙倒塌处相邻的建筑物是罪犯的监舍楼,倒塌的围墙一目了然地出现在做饭的罪犯和监舍罪犯的视线之内。如果没有极快的反应和组织能力,当监狱围墙赤裸裸的敞开的时候,罪犯会不会经不起诱惑?抑或趁机闹监、起哄或爆狱?
 
  今天的和平盛世给我们的答案是——“不会”,但当围墙倒塌、电网失灵、洪水涌入的时候,当罪犯反应过来敞开的围墙对他们没有任何威慑作用的时候,你很难想象那些还需要在监狱待上十几年甚至一辈子的罪犯,会以何种方式去拥抱“自由”,一个“不会”的逻辑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如果答案真的是——“不会”那么这个答案也只能由我们警察用忠诚、责任和血肉铸就的脊梁来担当!
 
  在接到家属院的求救电话后,于俊杰驱车赶往事发地点。路上,武警营区围墙已经坍塌,洪水翻滚、险象频发。意外突然发生,他所乘坐的车辆发生侧翻,死神与于俊杰擦肩而过。他艰难的从车内爬出后,不顾危险和伤痛,坚持指挥群众开展自救。
 
  第三天,于俊杰才回到家,两天两夜没有怎么合眼的他,无论如何也睡不着,满脑海都是抗洪抢险的画面。半夜他爬起来喝了半斤酒,醉了之后梦见的依然是如猛兽般的洪水。
 
  “早晨醒来的时候,接到了在外求学的女儿打来的电话,女儿说从新闻中看到了新乡发了大水,问家里面有没有事。电话中我好久没有说话,我怕张开嘴来就会哞哞大哭,我想告诉女儿,还能够听到她的声音,是多么的幸福。”于俊杰说这些话的时候依然是哽咽着。
 
  影片中我给这段视频配上的是“英雄的黎明”这首背景音乐,音乐响起的时候,我没有忍住眼泪。我想,当于俊杰听到女儿的声音的那一刻,他的眼睛也一定是潮湿的。
 
  透过激情澎湃的画面,我们试图打开于俊杰的内心世界。当巨大灾难降临的时候,即使有着丰富职业阅历的男子汉,也曾经有过短暂的惶惑、犹豫、不安和心理的不适,但背负监狱和群众生命安全的沉重责任,他别无选择。他需要战胜自己,克服恐惧、怯懦,甚至还有一点点害怕决策失误承担风险的思想狭隘,毅然决然走向心中那个新的自己。
 
  曼德拉在回忆录中有这样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我不是没有恐惧,但我把恐惧隐藏在了勇敢的面具后边。勇敢者是不是心有灵犀?
 
  生活总有不可预测的激流,你需要战胜恐慌、怯懦、菲薄和狭隘私念的诱惑,勇敢地跨越过去,在强健、坚韧和丰盈的精神品格上不断追求和实现自我。也许,这就是这场洪水给予于俊杰,以及许许多多像他们那样不畏艰险、冲锋在前的监狱警察在内心留下的深刻烙印。
 
  影片中共有两段对于俊杰的采访,一位制片问我,能不能把两段采访合并为一段,用于压缩时间和空间。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不能。监管安全和群众生命财产,让你取舍,你会取哪一个,舍哪一个?监管安全是我们的职责,居住在家属区群众的生命,就是我们自己战友的父母与妻儿的性命,你让我们如何割舍。”
 
  还有很多感动的故事让我感动不已,我不得不把纪录片整体加长,我无法舍弃。
  住在家属区的副监狱长王玉峰穿着短裤就投身到抗洪抢险第一线,集结人员、指挥排洪,而平时他总是以一种最得体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
 
  副监狱长申法宝一张被群众无意间拍摄的,穿着警服在齐胸的洪水中艰难前行图片被各大媒体广泛转载,可大家都不知道,申法宝其实是只“旱鸭子”。
 
  规划办警察董丽丽正在家中照看年幼的孩子,她二话不说直接抱着孩子赶到现场,将孩子留在办公室后,便冲到了抢险的第一线。
 
  警察齐卫不顾妻子临盆,灾情发生后迅速赶到监狱,一连几天坚守在大墙内外,后来积极报名参加紧张的围墙备勤值班,直到妻子临产,同志们劝他去医院陪护的时候他却说,“有我妈在呢?没事”。
 
  被救助的老人需要取暖,警察职工需要送水,女警蔺育红主动扛起这个担子,把得了手足口病的孩子交代给邻居后,提着烧好的一大桶姜糖水冲进了还未退却的洪水中。
 
  还有我的好伙伴,平时性格谦卑的像个小男人一样的刘冰和赵涛,和战友们一起赤臂奋战在洪水中,装沙袋、堵决口、筑堤坝、清淤泥,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尽管劳累和疲惫,但熟悉的面庞上总是展露着机警和刚毅。但此时谁也不知道,赵涛刚刚分期贷款买的新车已完全侵泡在洪水之中,当时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他们有的本身就是这场灾难的受害者,家庭财产被淹、车辆被洪水侵泡,有的家中病人和小孩无人照管,有的已到退休年龄且身体多病,但在得知监狱险情后,不顾道路积水严重、洪水下掀开的井盖、多处塌陷的危险,从四面八方向监狱集结,迅速汇合成一支强大的抗洪力量。灾难面前,为了人的安全,学校可以停课,工厂可以停工,商场可以停业,但监狱人民警察职工只能选择逆流而上,保卫监狱,保卫家园,保卫安全,我想这应该就是他们的使命和担当!
  在后期编辑过程中,安全科55岁老警察常柳给我发来微信,他传的是当时他们在家属区开动铲车,打开围墙泄洪时的画面,视频是他爱人在四楼拍摄的。常柳说:“9日早上5点多的时候,我发现家属区洪水越来越深,泄洪洞口被垃圾堵死,围墙不倒洪水无法排出,我一个人从榆树上爬到东北角的围墙上,我想一块一块的扒墙砖,没有扒几块的时候我看见一根电线挂在墙上发出火花,于是就爬了下来,最后回家扛个大锤,喊上其他人一起去。如果再年轻10岁,以我强壮的体格,我感觉我一个人就能把围墙推倒,我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没用了”。
 
  我给常柳发信息说,你扛上大锤,迈步在洪流之中,你们像一堵大坝一样,不仅堵住了涌向平原的洪水,而且还凝聚了我们平原人的人心。我脑海中突然跳出一个画面:凌晨五点,一个满头白发的警察,光着膀子,笨拙的爬上了榆树后又跳上了围墙,悄无声息的开始了一个人的抗洪斗争,他虽然有一点点的胆怯,却是如此的可爱……
 
  虽然抗洪救灾的紧张气息已经渐渐淡去,但它留下的记忆和思索并没有离我们而去。这些天来,我的心一遍遍地经受着感情的撞击和洗礼。入警4年半来,我自认为对身边的战友了解很多,但今天我不得不承认,我对我们的警察和自己工作的监狱了解的还是那样少,有一些本质的东西总是隐藏在生活的背后,需要我们通过与这样那样存在的艰险和困难的顽强抗争与拼搏中,在对人生信仰和理想,以及生活终极意义的不懈追求中去探索和发现。实践是人类丰富情感世界的根本源泉,而打开这个源泉的钥匙就是,热爱生活!
 
  写到这里,不由得让我想起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描述的情景:在古老的村庄马空多旁边有一条河流,只要跨过这条河流,就会发现一个不同的充满诗意的理想世界。
 
  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何尝不存在着这样一条把此岸和彼岸分开的河流?我们需要时时能够跨过河流,从理性的对岸回望生活的来处:虽然不乏泥泞、平淡、艰辛和失落,但从不缺少正义、理想乃至美丽灵魂闪耀的绚丽光辉。
 
  纪录片编辑好的时候,已是凌晨6:40,从窗外望去,天空已经完全亮了,我没有一丝丝困意,却突然有一种英雄般的气概涌上胸头。灾难虽然给我们带来了无尽的伤害,但却使我们的队伍得以淬炼,那些用脚步在洪水中丈量着家与监狱的距离的人,那些面对洪水义无反顾走出家门奔跑到抗洪救灾第一线的人,那些灾后不知疲惫的开展重建家园的人,深刻的诠释着和平时期监狱人民警察的无私、忠诚、奉献和担当,不也正是万余名河南监狱警察职工的缩影吗?(河南省平原监狱  刘亮亮)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供读者参考。

关于 河流

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旧版回顾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供读者参考。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大河新乡网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