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是儿女永远的家

2012-07-09 16:29:40 来源:  评论:0 点击:  收藏

父亲离开我们15年了,母亲的3周年祭日也快到了。大概是由于父母祭日的临近,这些日子我不断做梦,总是梦到父亲、母亲,两位老人还是那样亲切,那样慈祥,还像我小时候一样关爱地看着我。我不止一次地从梦中喊醒...

    父亲离开我们15年了,母亲的3周年祭日也快到了。大概是由于父母祭日的临近,这些日子我不断做梦,总是梦到父亲、母亲,两位老人还是那样亲切,那样慈祥,还像我小时候一样关爱地看着我。我不止一次地从梦中喊醒,醒来后总会陷入对老人深深的回忆中……
    上世纪40年代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给我们家带来了巨大灾难,正是顶梁柱的曾祖父和祖父被日本人杀害,一个完整的家庭被弄得支离破碎。还没等这个家从悲痛里醒过来,新的打击又来了,在开封印刷厂当工人的父亲又被日本人抓到东北满洲里做苦力。家里只剩下年迈的奶奶,双目失明的二叔,身体虚弱的三叔和瘦小的母亲。而在那个时代,母亲也是缠足的,小脚的母亲坚强地挑起了这个家的重担。母亲在娘家时,兄弟姐妹排行老二,从小聪明勤快,家里地里的活都能干。为了撑起这个家,母亲起早贪黑,白天领着叔叔到地里干活,回到家里还要做饭,洗衣服,做家务。晚上,家里人都睡了,母亲不是纺花,就是织布。印象中,母亲从没闲过。
    艰难的生活,让母亲变得坚强,也变得能干。全国解放后,在生产队集体劳动时,母亲从来不甘落后,多次被评为劳动模范,受表彰时戴的大红花映红了母亲的脸,这是我印象中最美的母亲。母亲病重时,我经常坐在病床边听她讲过去辛酸的经历,但更多的时候,母亲在教我怎么做人,怎么珍惜生活。
    母亲是把持家的好手,这在街坊邻居里是有口皆碑的。从记事起,母亲就总在操劳。三年困难时期,父母领着我们兄弟三个过日子,那时家家户户生活都很困难,没有粮食的时候,父母就带我们到地里挖野菜,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榆钱、槐花、柳穗也用来做主食,母亲总能把这些当时并不好吃的东西,弄得可口而香甜。农闲时吃些野菜,喝点菜汤。到农忙时,母亲会把原来晒干的野菜做成菜馍。不管怎样困难,我家在母亲的操持下,生活从没断过顿。那时吃饭困难,穿衣更困难。当时每人每年供应2.7尺布票,实在是太紧张,为了让我们穿得好一点,母亲就买来口罩,拆开再一块一块拼起来,给我们做衣服,尽管质量不好,但都穿得干干净净。
    后来我们家分了自留地和借地,父亲是个庄稼筋,各种农活都很内行,哥哥也长大了,成了父母的好帮手。地里的庄稼种的更好了,生活一年比一年好了起来。家里种了一亩多棉花,母亲把棉花纺成线,再织成布,给我们做衣服。母亲经常说,衣服是棉花经过七十二变才变成的。这七十二变里,又蕴含了母亲多少艰辛的劳动啊!邻居大娘都说母亲是个好管家,有一年春节全村评勤俭持家模范,母亲毫无争议地当选,我们看到家门口的匾牌都为母亲感到骄傲。
    母亲不仅操持家务是把好手,而且心地善良,与亲戚邻居关系处得很融洽。在我们家族里,我家是长门,父亲是老大,听母亲说,他们弟兄三个分家时,家产都是先让弟弟挑,最后剩下的是老大的。现在我们弟兄三个都已分门另过,受父辈的影响,至今我们也没有分家,经济上也没有发生过任何纠纷。二叔双目失明,父亲生怕他日后生活没有着落,就不顾家里生活的困难,花钱给二叔请了老师,使二叔学会了拉弦,有了一技之长。二婶也是个盲人,会说书,这样,他们就能生活下去了。平时二叔家里的事,不管是吃的,穿的,还是人来客去,母亲都尽力给予关照。二叔、二婶不止一次地说:不是俺哥俺嫂,就没有俺这一家。我母亲晚年身体不好,很少外出,三婶也八十多岁了,身体也不是很好。但因为她们一辈子相处得很好,从没磨过嘴,几天不见就不放心对方。三婶经常去看我母亲,她们能在一起说说话,彼此都很开心。在他们老一辈,父亲是整个家族共同的大哥,母亲也是整个家族的大嫂,他们也确实尽到了大哥、大嫂的责任,给弟弟、子侄们做了榜样。为此,父母一直受到同族人的尊重,谁家有什么事情总愿意找他们商量。
    母亲不但对本家兄弟好,还总是惦记村里的孤寡老人。母亲常说:人家富裕时给人家一头牛,不如人家困难时给人家一口饭。人家没事不需要帮忙,人家有事才需要你帮咧。村东头运爷、运奶老两口儿无儿无女,母亲经常去看望他们,给他们吃的,穿的,还多次叫我到公社卫生所给他们买药,运奶病故前给娘家人说,这么多年,多亏我母亲的照顾,让后辈不要忘了我母亲的恩情。多年以后,运奶娘家的人还专门去看望我母亲。
    改革开放以后,家里的条件逐渐好了,不管我们给母亲买什么东西,她总是分一些给村里的老人。晚年的母亲,生活依旧很简朴,但她对街坊邻里有困难的人家关照却一如继往,她对自己吝啬,对别人却很慷慨。谁家有了困难,只要找到我母亲,她从不让人家失望,十块八块,三十四十,只要人家借,母亲从不心疼。母亲的好心肠赢得了大家的尊敬,母亲几次生病住院,村里都会有好多人自发去探望,我们都为当时的情景所感动。
    父母都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一生经历非常坎坷,父亲又被日本人抓到满洲里做苦力,险些丢了命,所以他们对新社会无限热爱。从我们记事起,他们总是不厌其烦地教育我们啥时候都不能忘了共产党,啥时候都不能做对不起大家的事。我们参加工作以后,不管家里农活多忙,父母从不拖我们的后腿,还经常交待我们听领导的话,好好工作。病重时的父母还多次催促我们去上班,不要影响单位的事。
    离开父母这些年,心里总是空落落的。特别是回到老家,一进那个老屋,见不到父亲、母亲了,心里一片茫然,不管到谁家都不踏实,总觉得没有家了。父母在世时,不到星期天就心慌,星期六就张罗着买东西,星期天是雷打不动要回老家的,因为父母在老家。见到了父母,心里就非常踏实,父母见到我们还是像我们小时候一样,问这问那,是不是冷了,是不是瘦了……冬天里,和老人睡在一起,她总是早早就把床铺好,我睡下后,她还要再给我盖一盖。娘啊,只有娘心疼自己的儿女,只有娘才是儿女的家!
    父母离开我们这些年里,我总是忘不掉父母的谆谆教诲,他们教我们好好做人,教育好下一代。他们的言传身教影响着我们的一生,我们要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建功立业,好好做人,以自己的行为告慰父母九泉之下的英灵。
责任编辑:No.005

关于 父母 儿女

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旧版回顾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大河新乡网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