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按摩的上官燕

2012-07-09 16:29:40 来源:  评论:0 点击:  收藏

读书、看报、上网、打字,落下两个毛病:腰脊劳损,颈椎疼痛。这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吃药见效不快,只有经常按摩,缓解症状,减少痛苦。 出门向西走500多步,有个按摩培训中心,按一个局部15元,半个小时。...

    读书、看报、上网、打字,落下两个毛病:腰脊劳损,颈椎疼痛。这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吃药见效不快,只有经常按摩,缓解症状,减少痛苦。
    出门向西走500多步,有个按摩培训中心,按一个局部15元,半个小时。我每个星期去一次,花30元,享受一个小时。
    昨天又去,按摩师全忙。老板认识我,就跟我商量说,让学徒的给你按,一个钟点少收10块钱,中不中?我说可以。
    这里的按摩师大部分是35岁左右的下岗女工,最大的48岁。这位学徒工却是个17岁的男孩子。老板笑着说,他姓上官,因为都熟悉赵薇的歌 《我和上官燕》,大家逗他玩,就叫他上官燕。老家在王屋山,初中毕业,刚来20天。
    小上官肤色黑,左面颊有块香色痣,很腼腆。虽说个子矮,长得还顺看。他给我倒一杯水,双手递上。然后,拿起一块白单子,展开,对着床啪地一抖,双掌左右开弓,刷刷两下,铺得板板正正。我脱下外衣趴下,他搭上白单子开始按腰。指头捏,手掌推,肘部揉。一招一式,处处到位,完全不像一个初学的孩子。按摩了一会儿,我不知怎样就产生了把他写下来的想法。
    面对这个性格内向,言语不多的孩子,凭过去的采访经验,要让他敞开心扉,就得尽量拉近距离。于是我坐起来说,上官,我上高中时,家里很穷,就逃学到焦作打工,跟你现在一样。你看这样中不中,别按了,你陪我说说话,我照样付钱。他愣了,不知说啥好。我说,放心,老板儿那没问题。于是,我获取了如下信息。
    小上官住在大山深处,上学要翻两座山,走20里路。他们那个自然村只有三户人家,总共13口人。
    他的姐姐只上过一年小学,基本上是个文盲,两年前走出深山,随山外的一个老乡到广东打工,一去便无音讯。他爹到处打听,从那回来的打工者个个摇头。有人说可能是被人贩子骗了。
    他的娘为找女儿,气疯了。整天披头散发,东跑西颠,时哭时笑,不住乱喊。他爹下地干活,就把娘锁在屋里。
    地里没有机井,山上没有泉水,只有一群鸡,四只羊,二亩梯田,年年靠天吃饭。
    小上官说,俺长大了,不愿看到家里一直这样下去,俺想走出深山,去外面闯闯。就跟爹说,我出去打工吧。爹一听,又想起俺姐,眼泪就下来了。想来想去也没啥好办法,就同意了。这回爹多了个心眼儿,领着俺出来找活。那天在对门小店,就着干粮吃面条,看到这个培训中心,牌子上写着就业局定点,就进来询问。老板是个好人,听俺爹说了家里情况,就把俺收下了,还特殊照顾,让俺睡在按摩床上,一天三顿管饭。学徒期间没有工资,俺爹临走留下10块钱,还交代说,好好学吧,好赖是个手艺。
    结账时,收银员找回30元,我说麻烦你把这钱给上官燕,让他打电话用吧,告诉他多给家里联系。
    我走出大门很远,小上官又追上来,硬把钱塞到我兜里说,叔,俺家没电话。
责任编辑:No.005

关于 按摩

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旧版回顾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大河新乡网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