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文字解读彰显书法艺术的精髓

2012-07-09 16:29:24 来源:  评论:0 点击:  收藏

——观“太行墨夫·青年作家、书法家张克鹏书法作品展” 不久前,书法导报社、新乡市文化局、新乡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在河南省文联大厦五楼展厅联合举办了“太行墨夫·青年作家、书法家张克鹏书法作品展”。借此...

——观“太行墨夫·青年作家、书法家张克鹏书法作品展”

    不久前,书法导报社、新乡市文化局、新乡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在河南省文联大厦五楼展厅联合举办了“太行墨夫·青年作家、书法家张克鹏书法作品展”。借此机会,我认真地审读了张克鹏书法作品的全貌,沉思数日,感慨颇多。
    对于张克鹏的书法脉络,我是比较清楚的,知道他在传统书法艺术上下了很大工夫,已经走出了很远。他有过漫长的临楷经历,他对欧、颜二体倾注过颇多的热情和心血,并专攻过隶书的多种字帖,尤其对《乙瑛》、《曹全》、《张迁》等碑帖,都进行过长期悉心地临摩和研究。他的行书,起步于二王,后在二王的基础上,涉猎明清诸家。所以在他展出的行书作品中,既带有二王的胎痕,又带有颜体的结字造型特点;既有王铎的险绝气势,又有董其昌舒朗布阵的书法风格。由于他近几年来把目光的焦点落在了二爨上,以二爨的精髓辐射到了他在书法领域所涉猎的各个方面。所以,他的书法作品明显给人一种朴拙、浑厚、大气的感觉。尤其是他的行书,吸纳了二爨的拙意之后,用笔和意境上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书法的精髓在他的书法作品中达到了很本真的体现和提升。只是几年的工夫,他的书法艺术跨进了一个令人想象不到的新境界。又因他文学、书法兼一身,这又难免使他文学与书法并驾齐驱,相得益彰。尤其是他的书法,反映在作品里的是那种浓重的、明显带有学理意念的书卷气,使他的作品给人的感觉是:艺术味道特别足,这一切都在我的思想上有了深深的烙印。
    然而,让我在展厅里眼睛为之一亮的是,展现在这座艺术殿堂里的作品,显现出的是更加鲜活的力量和更加让人眼羡的面孔。他的大幅爨书《滕王阁序》,上千字的大幅作品里,数十个字相同而结构不相同的新颖面孔,既显出了书家爨书的深厚底蕴,又反映出了书家潜在的学识修养和对书法艺术、书法理念的娴熟把握和运用。通篇给人的感觉是,在遵循爨书法度的基础上,变化自然。或静穆端庄,或险绝具生,或沉稳凝重,或大巧大拙。然而,又巧中见智慧,拙中见力量。他的行书,乍一看,面带稚拙,暗含艰涩,或如泣如诉,或如奔如歌。若细看,圆活流畅,珠溅玉跳,通体可以感受到节奏上的音乐之美,字字笔笔暗合着诗人、文学家的情感节拍,表现着主人翁的喜怒哀乐和悲怜情仇,真正代表着一位有书法思想的文化人所作的感情宣泄和心灵倾诉。他的隶书,或根植《张迁》碑方圆浑拙,或得益于《乙瑛》、《曹全》碑开张稳健。其境界显然不在俗人的目光之列。
    书法的最高境界是艺术的境界,反映在书法艺术境界里的元素,并不仅仅是用笔和线条,更不是怎样把字写得好看,而是能把书法写入一个纯美境域。从这个角度上讲,书法艺术的精髓需要靠文学的解读和彰显。书法家到了一定程度,需要字功夫的支撑和提炼,没有字外功夫的书法家,是很难走进一定的高深境界的。历史上那些彪炳千古的作家、诗人,无一不是彪炳千古的书法家,从王羲之的《兰亭序》,可以看出他的文学功力,至于苏轼,就更不用说了。即使李白、杜甫,这些没有以书法艺术名传千古的诗人,他们的书法艺术水平,无疑也都是一流的。近代的鲁迅、郭沫若、茅盾、叶圣陶等,他们几乎没有一人不是著名书法家的。
    我认为张克鹏的书法作品之所以能写出自己的风格和面貌,这和他有能力从文学的角度解读、彰显书法艺术的精髓,是有紧密联系的。正如著名书法理论家西中文先生所说:“张克鹏虽说也是搞了很长时间的专业,但他和完全在书法圈子里转的人不一样。因为他接触的面比较广,他的知识面比较宽,他的专业底蕴比专业书法家厚,他在对书法的理解、认识处理上,都有一些独特的方法和独特的角度。他对书法的理解很深。他的爨宝子,写得很专业。但他又完全不像搞专业书法的人那样,完全循规守矩,不敢越雷池半步,生怕某些地方坏了规矩。他的思想上没有那么多的束缚,他在画面处理上,包括章法,包括线条,包括形式感等很多方面,都很有突破性。在写爨宝子这方面,我看过很多专业书法家的相当有层次的作品,给我的感觉是不舒服的地方比较多,有点放不开。克鹏的书法写得比较放,不管从线条处理上,还是从形式安排上,都有新意。所以,这一点,对于搞专业书法的人是一种启示。另外,克鹏在其他的一些作品里边,也是参考和引用了很多古代的书法资料,不限于我匠我派。在很多作品里,他把多种风格糅在了一起,力图创造一种能表现个人风格的新形式。”


责任编辑:No.005

关于 文字 解读 彰显

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旧版回顾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大河新乡网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