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声依旧

2012-07-09 16:29:23 来源:  评论:0 点击:  收藏

——记我市书法家秦涛 秦涛,字冰石,号慕欹、别署师蚕斋。祖籍古共。诗书画印兼擅,尤以印闻名。 书喜隶楷。意属两汉魏晋众碑,有《鲜于璜》之底、《爨宝子》之面,一如其人:品格朴拙雄健、气质厚重静穆。篆...

——记我市书法家秦涛

    秦涛,字冰石,号慕欹、别署师蚕斋。祖籍古共。诗书画印兼擅,尤以印闻名。
    书喜隶楷。意属两汉魏晋众碑,有《鲜于璜》之底、《爨宝子》之面,一如其人:品格朴拙雄健、气质厚重静穆。篆法由商周金文掺以战国文字,得盘屈劲峭,生动古奥之韵。遂入选建国五十周年《中国书法选集》、百年经典《1990-2000中国书法选集》、中国历史博物馆举办之中国近现代书画展、支持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中国书法大展、纪念孔子诞辰2550年书画优秀作品300件大展、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名家书画邀请展(中国国家博物馆)。先后入编《人民画报·中华翰墨名家作品博览》(世纪珍藏版本)、《海峡两岸书画长卷精品集》等30余部辞书。并应邀为西安大慈恩寺玄奘三藏院等佛教名胜撰写楹联。
    著有中国历代书法名迹临习教程 《话说鲜于璜碑》、《话说张猛龙碑》、《儿童绘画入门》(上下册)、《秦涛篆刻选集》(四卷)、《师蚕斋印稿》(四卷)、《秦涛隶书李白诗》、《冰石诗稿》等。
    夫子言 “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他像。
    古共城世家望族的苗裔得苏门山水之助颖慧当然过人,却算不到从来百病不生的爹37岁那年说走就走,骄子爱妻弹指间孤儿寡母,凄风苦雨的少年际遇可想而知,累世诗书的文脉渊源毕竟绵厚:你看他进厂,日里兢兢业业做工,夜里窃将这“工”字顶天立地一竖换了钢刀狼毫潜修家传金石书道,不觉东方之即白……许多许多岁月,他也有了骄子爱妻,刀与笔的荣誉渐渐重叠了指掌间大小纵横的伤痕,灯光漂白了四壁也漂白了鬓间缕缕青丝。工厂再也圈不住一位书家,豫北多了一间学生书法教室。孩子们是天使,他当然是天使长。老师能将古奥汉隶的撇捺讲成芭蕾摇曳的舞裙,学生捧来的奖状就够铺满整间课堂。不出数年,各类少年书展 “无秦不开榜”,《话说鲜于璜碑》堪称基础书法教育的重要理论成果。据说京师的大学颇有人持作参考。最是节日里瑞雪般飞来的道贺乐的他双眉如两汉八分般生动,眼纹像极了《鲜于璜》的石花儿,少者怀之。
    珍惜雪中炭,消受锦上花。世事有常——孙儿们书法是大获成功,难免翁妪们耳热心动,遂惊动当今楷书大家傅乐善先生礼聘他兼职老干部大学。禹门浪激的风华正茂,邂逅沧桑阅尽的白发如雪,幼师长弟以盛世中华的名义共圆一个书法梦。春服未成,玩命教的老师玩命学的徒弟早已休戚与共难分彼此,寿酒喜宴举杯必先生上座,日课圈点凡落笔皆致精致诚,一躬一揖尽见师道古风。 “真是忘不了啊,忘不了啊……”他搁笔长吁忽又泪语盈盈,“前天走掉一位老学生!”哀而不伤,也只能以诗相劝,“终老诗书亦是福”。更苦是教学创作分身无术,但岂敢轻言一走,未吐口眼圈儿先红。终于被 “请愿团”“押回”学校,老者安之。
    “印一书二画三”,荫庭冯志福先生早有定评。这一城四区八县三老四少的书画家囊中没他两枚印章便显羞涩。
    教育家与印人难掩他的书名。印人以篆立门户当行却是“隶楷”一路。俗眼浅见《张迁》《鲜于璜》家数,怎识他晋底魏面广化魏晋逸碑的真功夫。一卷《王建之墓志》最是枕边宝玩的秘籍:扁舟轻摇,绕过风流的江左;单骑长驱,直取真朴的河朔。张家界游学,中国书协堂上 “雅贼”空空妙手窃得的正是此味。人说湘女多情如何又多才,工美商场的美女老板明媚如三月潇湘,那漾漾秋波也只一闪就看上他手中 “隶楷”,玉手轻舒卷而藏之:“字归我,这儿所有的除了人你随便拿!”辣得地道吧。从此缅甸翡翠、土家蜡染、云锦奇石、乌木面具源源不断,几把晚清金漆雕花椅竟迢迢千里托运而来,羡煞一帮朋友,绯闻版本都替他编排出几个……其实都知道那件人人垂涎的“太白诗巨轴”才是至精之作,师蚕斋主人秦涛的自家珍藏。人间美物历来是独乐莫如众乐,便有挺身任事的朋友,就有这册单行的帖本,大雪时节江南无雪有的是浸透棉毛的湿冷,荷堂月下掌灯温酒重又细细品过。翻过来瞅过去,字里行间全是他晋底魏面的眉眼儿,那笑纹儿依然满布丝丝点点的石花儿,颌下短须仍旧案头摹印的七紫三羊兼毫……几杯封缸落肚,耳际竟远远响起一支 违多年的老歌,叫作《涛声依旧》。


责任编辑:No.005

关于 涛声 依旧

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旧版回顾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大河新乡网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