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衣(那年那月)

2012-07-09 16:29:20 来源:  评论:0 点击:  收藏

伴随着冬日寒风,农历新年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清晰而有节奏了,有闲且有钱的妈妈们已经开始给孩子们准备过年的新衣。看着忙忙碌碌兴高采烈的“采购大军”以及大包大袋的“战利品”,内心深处某个柔软的角落就会情...

   伴随着冬日寒风,农历新年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清晰而有节奏了,有闲且有钱的妈妈们已经开始给孩子们准备过年的新衣。看着忙忙碌碌兴高采烈的“采购大军”以及大包大袋的“战利品”,内心深处某个柔软的角落就会情不自禁地被轻轻划拉一下。哦,节日是孩子的“天堂”,而新衣是孩子在天堂里飞翔的翅膀。
    过去的母亲们绝不像现在的妈妈们这样轻松。在计划经济年代,布料几乎到了“一寸”难求的程度,因为家家户户的孩子楼梯一般又多又间隔小,所以,孩子们的衣服鞋子全是母亲的“手工造”:弹花纺线、浆线染色、织布裁剪之后,不分昼夜地飞针走线缝缝连连。那时候,每一个孩子都是扳着指头渴望春节到来的,因为春节不仅有好吃好穿的,运气好还可能会得到几毛压岁钱。
    等待的感觉是幸福而煎熬的,那寒冷单调的日子像挂在屋檐下的“琉璃咯嘣”,透明坚硬而难以融化。但不管怎样,煤油灯下嗡嗡的纺车声和手脚并用哐哐织布的声音都表明,“好日子”已经不远了。但那时的母亲太难当了,贫困幽灵般无处不在,新年的到来无疑把她们推到了更加窘迫的境地。然而,孩子们哪能体察到做母亲的“心苦”,刚进腊月,就吵闹着要新衣服。在记忆里,十二岁以前根本就挨不上给我撕“洋布”衣服,每年都是上红下蓝的“粗布”衣,偶尔,给姐姐们做衣服后会剩下一条花布,妈妈就别出心裁用它在我的破棉袄上包一圈儿,就这一圈花布也会让我高兴好长一阵子,因为,大棉袄小布衫正巧把那一圈儿花布漏在外面,煞是好看。知情的人看着我美滋滋的样子会捂着嘴偷笑,不知情的会一惊一乍地说:三妞今年混得不赖,弄了三件新衣裳!这时连一条儿花洋布都没沾边的妹妹就会“愤愤不平”地揭老底说:啥新棉袄呀,就这一小溜儿,不信你掀开看看呗,顿时我就会像不诚实的人被当场拆穿了谎言,脸一赤一红的羞愧难堪而无地自容。
    后来大一点了,春节时妈妈也开始给我做洋布新衣了,但因条件所限,每年只能做一件,所以,当年春节时我穿的衣服不是上衣大就是裤子长,那时的理想就是穿一身合体的一般新的衣裤,假如口袋里能再装上仨核桃俩枣的外加几毛压岁钱,那份幸福就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了。有一年独闯关东近二十年的二舅回来过节,每一个孩子发了一块钱,这是过去从没有过的事情,兴奋的我好几个晚上都睡不安稳,尽管这些压岁钱装在自己兜里的时间是有限的(小年以后就得上交),但在伙伴中还是可以显摆几天的,谁挣得钱多连说话的声调语气都“别致”,颇有点“财大气粗”感觉。
    如今,过年置办新衣对母亲们已不是难题,对孩子们来说更不是什么“理想”,丰衣足食的日子像磨道一样一会儿一圈儿。这个年的年味儿还没散尽,那个年已迫不及待来到眼前,大人孩子都在大鱼大肉和一套套新衣面前变得麻木而疲惫,应有的激情和欢乐随着岁月的流失而飘散得无影无踪。
    是啊,没有渴望怎么会懂得珍惜?
    我,还是怀念过去的新衣,因为,它是妈妈在灯下一针一线做成的,那丝丝缕缕的经纬中充满了母爱与深情、期待和祝福……
责任编辑:No.005

关于 新衣 那年

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旧版回顾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大河新乡网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