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靡的忧伤 (1)

2012-07-09 16:28:27 来源:  评论:0 点击:  收藏

日子坐在一场大风里,喋喋不休。 轻易的把那些很旧很旧的往事撕扯成一夜一夜的忧愁。 这真是件无奈的事。 本已煮好了酒,要等那蓝衫的书生从一段迷人的往事中走出,轻声细语的讲起天荒地老。 盛一碗酒,在...

     我还能记起那汪濯秀的月,是如何被一个摘花的女子窖藏。
云朵若莲花一般的绽放,它生出了翅膀,悄悄潜入坛底,染了醇香,芬芳流淌。
它流落四方,披散柔软的发,寂寂的穿越罗帏,落在我日渐苍白的梦里。
写下一行潋滟的新诗,借我,一夜静好。

     日子坐在一场大风里,喋喋不休。
轻易的把那些很旧很旧的往事撕扯成一夜一夜的忧愁。
这真是件无奈的事。
本已煮好了酒,要等那蓝衫的书生从一段迷人的往事中走出,轻声细语的讲起天荒地老。

      盛一碗酒,在窗外,却被风饮了去。
它醉了,从很高的地方滑落,打落一首没有唱词的短歌,惊醒了还在坛底沉睡的月。
我点起了灯,它伸一个懒懒的腰,说要与窗外的海棠相亲相爱。
 
      挑一盏红灯笼,在一个芬芳的小镇上游荡,带着整个春天的花香。
雨水夹带着香气,姗姗来迟,与我四目相遇。
它端然的静坐长街,赠我一首不着风霜、洁净的词。

      这是一个寂寞事件的开始。
我被雨水清亮的围困,与那摘花的女子一起在井边绣花。
绣一段温润而久远的时辰。那里,我们还在相守,心生欢喜。

      月光逐朵开放,我该摘下一朵插在髻上,有暖暖的余香。
它被风吹得伤感,却要郑重其事的绽放。
说,这是一个约定。约定一段,温暖迷人的往事。
这时,那人已在天涯,在一座千年的庙前,一勺一勺的贩卖一坛虔诚的等待。

      寂寞,在某一页纸上安静的生长。开花结果,是一场看得到的梦境。
搭一行忧愁的句子,像个细致的女子流过江南,落脚在那向南、再向南的杨柳岸。
饮下一盏微香的酒,细细耳语。
原来,我们靠得这样近了。

      我相信,我们已治愈了时间深处的伤。
这些年,月光被流水洗得发白,在一首诗中描绘成一池支离破碎的莲。
却被我们温柔的种在了怀里,一起相依为命。

      你看,这世间静好。往事,迷人。
从此,我的美景只在你的良辰。 


责任编辑:No.005

关于

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旧版回顾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大河新乡网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