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靡的忧伤 (1)

2012-07-09 16:28:27 来源:  评论:0 点击:  收藏

日子坐在一场大风里,喋喋不休。 轻易的把那些很旧很旧的往事撕扯成一夜一夜的忧愁。 这真是件无奈的事。 本已煮好了酒,要等那蓝衫的书生从一段迷人的往事中走出,轻声细语的讲起天荒地老。 盛一碗酒,在...

      日子坐在一场大风里,喋喋不休。
轻易的把那些很旧很旧的往事撕扯成一夜一夜的忧愁。
这真是件无奈的事。
本已煮好了酒,要等那蓝衫的书生从一段迷人的往事中走出,轻声细语的讲起天荒地老。

      盛一碗酒,在窗外,却被风饮了去。
它醉了,从很高的地方滑落,打落一首没有唱词的短歌,惊醒了还在坛底沉睡的月。
我点起了灯,它伸一个懒懒的腰,说要与窗外的海棠相亲相爱。 
 
      一场已然行进到荼靡的忧伤,不得不戛然而止。
在我终于从日日夜夜中打捞出一季扶摇千里的花开,将荒景装扮成丰年。
一匹闲荡的马,终于及时赶到。我在时光的崖上,有一种简静的喜悦。


责任编辑:No.005

关于

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旧版回顾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新乡日报社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大河新乡网版权所有
©1997-2017